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念君之切切,只為生生世世的夢


我是你來時路上的一棵樹,我用前世千年的修為化為一棵能夠默守在你世界的樹,只為完成前世的夙願----陪伴在有你的世界。

春之際,褪下冬之素妝,懶懶的伸腰,切切的盼望,我把思念開成花朵。每次的落淚,都會是一場鋪天蓋地的花雨,紛紛揚揚的都是我的Cellmax 科妍美肌再生中心思念,而這一切,只為你嗅到我的芬芳,感知我存在你的世界。你的一句“這花好香啊!”卻能讓我興奮許久。

夏天,我把思念化為深綠的葉,寬寬的厚厚的,瘦弱的身軀承受不住這相思的重量,葉壓著我的軀幹,沉重的喘不過氣來。炎日當頭,好像這溫度要毀了一切,你總喜歡在我下面乘涼,當然陪伴著你的還有她,你們相偎相依,甜言蜜語,而我所能做的僅僅是傻傻默望你們的幸福,繼續向你們提供我的陰涼。舍不得陽光傷害到你,我努力撐起自己的葉,一把嚴嚴實實的大傘頂在你們的頭上,但我最幸福的莫過於此刻的守候。夜已經很靜了,只有點點蟲鳴,星星像貪睡的孩子,欣欣然睜開眼睛,月亮打著哈欠,我屹立在這一望無際的黑暗裏,想念著你,懷望我們的過往。不經意間,晶瑩的液體滑落下來,打濕了葉。夜已經很深了,我卻久久不能睡去,你還在我的思念裏活躍,一遍遍,一遍遍……是否,我會出現在你甜蜜的夢裏?我癡癡的想。

終於,秋天還是來了,我害怕秋天,她就像強大的惡魔,無情地脫光我的衣服,她好像很憎恨一切美麗的東西。我卻痛得哭不出來,但最痛的是你不會再來樹蔭下乘涼,我看不到你洋溢著陽光的笑,更感受不到你春天般的氣息。我孤單極了,害怕極了,黑夜裏不再有美麗的夢,連平日裏唧唧喳喳的山雀也不知所蹤,只有星星點點,稀稀疏疏,微弱的光照出夜的猙獰。夜,死一般的寂靜,靜得只聽到心裏淚水泛濫的聲音。多少個夜,我默默地閉上眼睛,虔誠的祈禱著:明兒你會打我身邊走過,我的落葉會像蝴蝶一樣盤旋在空中,伴著思念漫舞,你會俯首然後拾起一片,心疼的惋惜……可是這終將只是夢,一場可笑的不切實際的夢,多少次的守望,而你的身影卻始終不曾出現。

冬天,一切變得更安靜了,整個世界銀裝素裹,一切喧鬧都被洗滌幹淨,世界沒了氣息,沉沉的睡去。我盼望著,盼望著會有一天,在這一望無際的白色裏,會有你一串串的腳印,可是那腳印卻只曾出現在我的幻想中。一年的思念,一年的守候,我累極了,我艱難地閉上眼。幸運的是在夢裏我不會寂寞,在夢裏又可以看到你,你的身影,你的輪廓,你的微笑,還有那漫天的陽光,我只敢淺淺的笑,深怕嚇走了你,破碎了夢,怕你不再從我身邊走過。

我時常憶起那從前,親昵地依在你身旁,說說天長地久,道道海枯石爛,而現在我只能卑微的做一棵每天守望你,期盼你的樹,就這樣,日複一日,年複一年,時間在變,空間在變,不變的audio cables是我守候的心,歲月增加了我的厚重,也增加了我的思念,我用這一世的守候,只願來生還是一棵樹,守候著你,把你藏在最深處。

念君之切切,只為生生世世的夢。只願在滄桑輪回裏,做一個沉默的守望者。
PR

我理解的愛情


在寺院裏,每日上殿、讀書、勞動。慢慢的,對性別的關注會少一些。看待一個人的時候,有時會忘記他是男性、女性或是他的外貌,仿佛人與人之間的相處簡化到了一種更質樸的層次。想到社團裏許多同學都在思考愛情的問題,又回想起自己以前的經曆,這幾天有一些想法,就記錄下來。

愛情是一種緣分,從這個緣分中可以開出美麗的生命之花。愛情讓冰冷的心溫暖,讓平凡的靈魂燃起對真善美的憧憬。然而這花朵是需要細心栽培的。我們會一次次地想象未來美好的生活,卻不知如何珍惜現在,結下未來的因緣。邂逅是緣分,相聚只一瞬間。如果每一次相聚本身不能讓生命滋潤和升華,只是充滿了渴求與不安,只是在意對方對自己的看法、恐怕失去,我們何以期待並不可知的下一次或遙遠的未來呢?

我們會覺得對方很美好很單純,卻不知如何讓這種美好延續。不幸的是,我們看到美好的東西就會想到去占有。我們的內心缺少一份敬意。敬畏什麼呢?敬畏變化,敬畏成長,敬畏每個人不變的本真。楚王看到神鳥,將她帶回宮殿,給她最好的飲食音樂的享受,他很愛神鳥,卻不敬畏神鳥的天性。一個牧羊的孩子,在無意見看到神鳥飛過天空,那豔麗的色彩深深地震撼了他的心。他跪下來祈求上蒼,他不知自己要祈求什麼,他只是敬畏這高遠而超拔的生命。這個孩子入山修行,許多年以後,他已能乘著飛龍在雲端翱翔了,卻常把自己變作乞丐的樣子,在市鎮裏遊走,唱一些奇怪的歌,偶爾驚醒沉睡中的人們。夜裏,他出現在最繁華卻又最平凡的街道上,萬家燈火如雲如霧,從他的心間流過,了然無痕。他偶然來到楚王為神鳥修建的墓前,墳墓很輝煌,神鳥生前的樣子熠熠如生地凝固在一尊塑像上。他深深地鞠了一躬,唱道:“她已走了,我卻還在。我也將走了,有什麼永不離開?”

她已走了,在我心中留下的,便是我的成長。當我也走了,那永不離開的,便是永恒的大愛。生命曾經冰冷孤寂,因為愛而綻放光輝。如果這花朵已經綻放,它可以不再擔心什麼,不再尋覓什麼,由一個人的愛,看到千百年來在人類心中湧動的愛的暖流,可以坦然面對一切。可是沉浸在兩個人的世界裏,不久便凋零了,即使不凋零,也如盆栽的花朵,離開了大地母親,只能供遊人賞玩,無法展現生命的本然了。

愛是讓生命成長的。不是放棄真實的自己去順從別人的喜好——那是外在的形式,失去了生命之真,何以能深入心靈呢?“君子和而不同”,需遺忘形骸,尋求那相與中的靈動,成長中的默契。那不同正是互相學習的地方呢:對方的優點正是讓我補足自己缺失,對方的缺點正是磨練自己的忍耐與愛心。成長需要時間,寬容自己和對方吧。若有兩顆活潑的心,兩顆像春天的芽一樣願意成長的心,一切境遇都是最好的肥料和土壤。若不願意成長,只是耽著於彼此的情態和容顏,愛情便沒有了方向,心也不那麼靈活了。那情態和容顏都是會變的,俯仰之間,向之所欣,已為陳跡,尤不能為之釋懷。山盟海誓沒有用,那只是一種短暫的情緒。我們的心本來很靈活,若先有一個預設,反而有束縛了。“言必信,行必果,吭吭然小人哉”。孔子所提倡的“信”,不是誓言,而是信念,是生命的願景與方向,是對自己內心的忠誠。“緣隨願來”,如果我們不知道自己內心最深切的關懷是什麼,如何能在愛情中不迷失自我呢?

我們把對方看作自己生命的支撐,卻不知生命只有靠自己站立。“年之少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因為我們太孤獨,因為我們內心不夠充盈,我們會想象一個人的形象來填滿自己的內心,誰知失去時我們會更加孤獨和空虛呢?且又增加了失落與焦躁,仿佛已回不到原來孤單卻安寧的自己。我們自己不願意為自己負責,誰又能承載我們生命的重量呢?愛情一開始總是柔嫩而脆弱的,在它變得堅如磐石之前,不要讓它承載太多的重量。孤獨的原因是我們與世界之間,與其他生命之間失去了聯結,感受不到你與我之間的相互依存、休戚與共。在愛情中,我們找到了與另一個生命的聯結,也進而找到了與世間萬物的聯結。

這種聯結是需要努力去建立的。可能一個人站在我的身邊,我卻並不真的了解她。我以為我了解。相愛的人之間可以坦誠地展現自己,卻不一定願意清空自己去體諒別人內心深處的想法。說了半天還是自己的想法,自己的願望,自己覺得兩個人應該怎麼相處。歸根結底,所愛的,只是自己理想中的形象,並且想把對方變成這個形象。我們有沒有放下自己的欲望,在寧靜中看到那個真實得她?她內心深處的關懷,她當下的狀態,她曾得到的愛與感動、失望與創傷,她希望過什麼樣的生活,她是否適合自己,如何一起成長?互相理解得越多,互相學習得越多,感動和成長就越多。我們不是在想象和文字中構建愛情的意義、生命的意義。意義是在互相理解、代人著想、真心付出中構建起來的。

同樣的,透由傾聽和付出,我們能與一個生命、與大眾之間建立一種聯系,以解除內心的孤獨。孤和獨都是自我,我的感受、我的成見,屏蔽了世界的真實,豎起了高高的牆壁。因為我們與世界的隔膜,又要尋求一種價值來填滿自己內心的空虛,看看,我是有很多優點的喲,我是和你們不同的喲。我們又用種種的矜持、用高慢填滿了自己的心,這樣自己也感覺不到自己孤獨。我們想要融入大眾,可我們在同時卻又在排拒他們。我們想要找個人理解自己,可同時卻不願意放下那傲慢的心。

語言文字都是指月的手,我們卻習慣給事情加上種種的概念,附加上很多意義,用這些概念扭曲了事情本身,也填塞了活潑潑的心靈。能否讓人與人的相處回到最單純的地方,心與心的連結?古人有兄弟結拜的習慣。我們想找一個人來傾聽彼此的心曲。可是我們了解自己身邊的人嗎?我們了解自己的父母嗎?世界上有一個我們真正了解的人嗎?如果我們沒有努力去突破自我的牆壁,我們怎能跨越千裏的距離去走入另一個人心靈的花園呢?相逢本身是一種美。心有靈犀更是難得。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遠方,不是外在距離的遙遠,而是心路曆程的遙遠。

カレンダー

12 2020/01 0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