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冬日情懷


涼意如薄薄的蟬翼,在長山闊水間流轉,像是突兀的訪客。伸手,握住一掌的孤寒,這輕輕的一掬,感覺就像你當初的冷靜。在這淡淡的微涼裏,想你!想你莫若看菊,菊自嫩黃,它正從宋詞裏抽離,一縷一縷的清香與霧靄揉和,輕輕地盈上衣袖,在雙頰的新加坡旅遊胭脂裏停留。在這空靈的氣象中,仿佛有看不見的舞、飄渺如霧的歌從身邊經過。

冬一寸一寸地走來,就這樣悄悄地試探,始終不肯漫卷,怕驚動了山,怕冷了一川煙草浪。它的腳步如此沉穩,涼意與涼意之間竟有這般自然的銜接。

誰家的院落月涼如水?在這如水的夜裏,剛健的山巒漸次矮了下去,它分明有著清瘦的詠歎。這時侯,清輝與煙靄糾纏,而月高高在上,“冥冥歸去無人管”。正在細品之際,抬頭望見依偎在窗櫺上的月光,月光綺麗中有著不易察覺的詭秘,它分明已了然一些難解的因緣。

相思漸漸消瘦下去,夜合不上心箋。隔著如水般的夜,在紙上措辭,該如何致遠方的你?此刻,我能感受到四周有一種莫名的情義,正一寸一寸地參透著,這正是冬的氛圍啊!它有著嫩寒,嫩寒恰似初生的芽、剛剛冒尖的蘭,嫩寒裏有陽光,有花香,有清輝,嫩寒是冬最美的芳華!

風在遠處佈陣,目不可及的是漫天的蕭瑟,天地是一首略帶悽愴的詩,詩心來自拔劍的壯士。這時,有一種說不清的纏綿隨風繚繞,想必是陽光收容的文儀用品花香,被路過的煙靄迷惑吧?

田野羅列著冬的意象,一樹一樹的枝椏在天空重疊,這是一種強健的寫意,筆尖流淌著希翼,而筆墨來不及勾勒,鳥聲就已經遠去,纖弱的翅膀能不能馱動微涼無數?你說什麼樣的詩能企及這澄明的氣象?

不知何時,霜已交接了窗上的月光。窗上的樹木、玉米、密匝匝的牡丹,都是霜的率性揮灑。你看那枚遺落在樹梢的鳳尾,難道是鳳在九天決戰嗎?

霜意漸濃,樹與天相鄰,霧與霜合掌而歌。不離不棄的霧掛在樹梢,隨風輕揚,如夢如幻,似丹青妙手

著意潑墨。在冬的掌心裏,俊朗的山巒跟著霧一起流動,此時的山恰如中年的漢子,多情而敦厚。

天地是如此的寂靜,我突然覺得霜散發著一種淡淡的青草香,青草香裏有不易覺察的甜意。冬的心思就是這樣的縝密,就連霜也要讓它帶上喜悅出場,並把喜悅分給鳥雀、霧靄、瓦礫和眾生。冬以霜為墨,山巒、溪流、花草、在陽光下、在窗戶上散發著迷人的氣韻。

冬慢慢地、一寸一寸地來,小心地呵護著萬物,將寒意一點一點地放逐。它不會搜索前進,冬講究韻律:秋風、落葉、逐層打開的菊,稍後而至的霜,就是一首別致歡快的抒情詩。

當思念繾倦著化淚,在枕上盛開,窗外的雪兀自來訪。它就這樣不管不顧地來了,不知是思念糾纏著雪花宣洩,還是雪花稀釋著思念,兩者相惜,我無意中成了看客。雪自瀟瀟,人自癡纏,這種簡潔強健的思念自心底流淌,裏面盛開著淚花。

雪自天庭緩緩地開放,盈盈地起舞,無根無芽,自由的是它!雪花情願在百花調零後獨自開放,不爭富貴,不分高潔,遠離香豔,雪花是冬最美的健康管理容顏。目及四方,雪與風在天地間鏖戰,詩在原野上奔跑!思念在詩人的胸膛上激烈地突圍。有雪的日子,不必煮茶酩酒,去靜聽天地吧!會有陽光一對一對地經過。我能感受到它的撫摸,更有來自於冬的友情,一種甜蜜那麼真切地彌散在身邊,經久不息。

以空曠作律,蒼茫作韻,冬是這樣的豪邁!這樣的多情。我的心在冬日裏苦苦地暖著幾個句子,澄清的氣象裏它與雪乘著木蘭舟緩緩離開。是誰把四季折成一把扇子,又被陽光緩緩打開?你款款的語言隨雪花在長空漫舞。在這多情的日子裏,邂逅了一場雪,我看到了冬的友情,和它的深意。
PR

カレンダー

12 2020/01 0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