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想妳在爛漫裏,愛妳在雲端


壹簾幽夢,萬裏柔情,醉酒後,那般能醒。人獨立,恨芳草萋萋,那般愛的寒暑。片片飛花,索簫琴斷,怎奈何?掬夢紅顏,心意亂,寂寞荒城。無端夢囈怎能醒,黃鸝啼聲不斷。掬夢魘,人已憔悴,看不到戀人臉,臨聘夢裏思寒暑,壹對空茫然。

念想似夢遙遠,又如就在身邊。串成串串愛的風鈴,濃濃思念譜寫愛的樂章。多想,妳情絲繞指三千,壹生壹世纏繞探索四十,可夢囈裏聳身壹人,象天馬行空,在電腦前,周而復始的為愛妳創造奇跡。隨心所欲,與所欲為的心總是圍繞著妳,如同我的精神世界裏,唯有妳,在我的夢裏演繹。壹場場獨白,象在夢裏煮沸,那燙嘴的炙熱,叫我怎能把愛收斂。

遁似曉雲乍開,春意盎然,飛燕揪紅英,夢囈無限。夜裏壹簾幽夢出雲端,我似濃濃咖啡醒。在簡約裏煎熬,妳夢裏的壹切。想妳,在人靜時,夢妳,在寂寞時,裊裊相思思寒暑,妳是我的獨依。也許,愛正濃,心力憔悴,想妳在天涯路,漫漫雲煙。

濛濛細雨遮雲煙,我看不到妳的紅顏。如倚危亭,恨芳草淒清,此生何時與妳相遇。我似飛花弄晚,慘雨夢裏流情,索琴弦斷,香簫夢裏雲端。栩栩如生的畫面,相冊就在眼前,那發黃的記憶,被愛舉上雲端。每壹張妳的臉,都定格在我蔓延的香水間,如妳融匯在我的情夢裏,逼真的如動感的笑顏。

每壹個這樣的夜晚,我都象與妳初相見。那幸福的指數,如花兒蔓延,填滿我愛的空間。如同窗外,和風吹拂,暗香浮動。想象與妳邂逅的美好,深愛的旖旎,如同沈醉在靈魂裏,相思的夢中。妳是我爛漫的園區,夢裏旖旎的風景。就象美麗的四季流轉,妳是我水木清華的地方。

憑欄桿,銀川瀑布,壹場夢囈流轉。十年夢,潛藏心間,誰知我心波瀾。借酒消愁愁更愁,恨舊時那般爛漫錦繡,而如今,似瀑水鏈,鎖住頂崖夢端,不見妳爛漫的雲煙。愁哇愁,心能執桿,夢斷天涯路,也不見妳愛的紅顏。

塗抹妳如歌的片段,象夢的影片上演,牽起欣賞的風景,斂起綿綿的心語。那千姿百態的身影,如漣,瀑掛在我的雲端。眼淚,算不盡委屈的怨,錯愛會叫我肝腸寸斷。笑對己的無知,把自己推到了愛的崖端。想寂寞壹生,鐘情相守,不管妳是何方神聖,我都愛妳永遠。我象遊走在紅塵間,遐想著與妳生生世世相依偎,那不離不棄的感覺真美,我象與妳共舞爛漫。

深深庭院慘風景,荒蕪夢裏情無邊。我似枝頭灑清淚,夢裏痕間梨花殘。瘦了的似水年華,三千青絲似洪水,流淌蔓延。

思緒在美麗中沈浸,嫵媚在相思裏蔓延。彈跳的音符如歌如泣的流,在五線譜的夢裏蜿蜒流延,象妳的倩影畫成美麗的逗點蔡加讚,在跳躍的夢裏,此起彼伏,香夢款擺,愛夢如歌。

心中的漣漪在絲絲連連,淚與笑俱已化作心靈深處不朽的詩篇,我知道愛豐滿了我的人生,痛苦無奈卻是我這份愛不斷的升華,愛的空間蘊藏著我無窮的相思和纏綿,妳是我壹生的牽掛,唯有妳那美麗和憂傷,我才能象渡壹葉小舟,劃向妳,劃向妳理想的彼岸。

妳的微笑,永遠定格在我美麗的空間。妳是壹幅永難抹去的畫面,是我記憶串起的壹道道風鈴,永遠在我的夢裏搖響。

想妳,在無數個日子裏,愛妳,在靈魂深處。我抖不掉愛妳的憂傷,我會為妳撿起幸福的指數,在妳舒展眉頭的壹瞬間,把妳欣喜的收攬。

妳是我愛的紅顏,夢裏的爛漫,魂牽夢繞的臉香港如新集團
PR

鞋匠老張——辛苦著,也幸福著

正午的陽光從高處彩鋼瓦的縫隙裏瀉下來,像壹道明晃晃的銀線,均勻地攤開在他的頭頂,短短的直豎著的花白的頭發上,此時變得竟然有點斑駁淩亂。眉頭緊鎖,糾纏成壹個深深的川字形的皺紋,執拗地刻在額頭上,細密的汗珠泛著光澤,滑到鼻尖,欲滴未滴。黑紅的臉膛,縱橫的皺紋沁滿汗水,讓我想起暴雨來臨時滲出水珠的柱礎,或者是壹點壹點泛著溪水的泉眼四周的草地。腦袋壹晃,這條顯得刺眼的銀線讓他瞇起了眼,望望修理完好的收細毛孔鞋子,他的嘴角漾起壹絲笑意,壹雙骨節粗大的手,輕輕地把這雙黑色的女式鞋子放在前邊的水泥臺子上。順手,抹壹抹額頭,汗珠甩落,又拿起另外壹只鞋子。臉上,額頭,塗上壹道道或深或淺有淡有濃的土灰色的線條。

這時候,應該是壹天裏最熱的時段,碩大無邊的彩鋼瓦罩在市場的上方,像壹面倒扣下來的鐵鍋,在熾烈的陽光下,讓這裏變得更加悶熱。四周其它的攤位上,叫賣聲不絕於耳,討價還價聲此起彼伏,閑聊的,拉家常的,彼此問候的寒暄聲,聚合在壹起,形成壹股看不見卻又能時時感覺到其無處不在的聲浪,似乎要掀翻這驕陽下幾乎沒有厚度的頂蓋。只有他這裏,似乎顯得特別的安靜。來這裏修鞋的不少,生意不錯,而他,自然更加忙碌。幾乎壹整天,他就保持著同樣的姿勢,像壹尊有點土氣的雕塑,不緊不慢地忙碌著。偶爾,在尋找材料或者拿工具的空閑,他會直起身來,伸展壹下變得僵硬的四肢,東張西望壹番,扭扭脖子,也就幾十秒的放松時間。

在大營街生活了七個年頭的我,壹年之內,光顧這個修鞋攤的次數應該不下五六次。新買的鞋子,壹周之後,要來釘上鞋掌,以免鞋跟慢慢磨禿掉。兩三個月,壹雙價格不菲質量卻不好的鞋子,鞋面開線了,鞋底鞋幫分手了,需要重新縫合。就這麽,漸漸地認識了他——張師傅,壹個夫妻檔修鞋攤的師傅。時間久了,自然是熟悉的陌生人。每壹次,等待的時間裏,攀談起來,也就漸漸知道他的壹些情況。看著壹只只灰頭土臉甚至皮開肉綻的鞋子,經過他的壹番打理,變得鋥明瓦亮光鮮如新,心裏就有壹種說不出來的舒心。雖說這也並非賡續祖傳的獨門手藝,但是看到他也幹得如此出色投入,心裏,不免升起壹種敬意。

我的記憶裏,張師傅是這個市場裏我接觸的第壹個陌生人。那是壹個秋日的下午,我想給穿了半個月的壹雙黑色皮鞋的釘掌。進入偌大的市場,七拐八歪地尋找,最後在這個擁有數百家攤位的市場的角落找到他的修鞋攤。說明來意,正在忙碌的認知能力他示意我坐下。我脫下鞋子給他看看,他點點頭,說是再等五分鐘。看著他在給壹雙棕色的男式皮鞋緔底子,他把尖利的錐子在頭皮上蹭幾下,然後用力穿過鞋底鞋幫,褐色的線繩跟著快速穿過,然後使勁拉直,壹招壹式有板有眼,這麽仔細認真地幹活,對他的好感油然而生。我打量著他的攤位,四五個平米的水泥臺面,整齊地擺滿了鞋墊鞋油鞋帶等數十種小商品,壹架修配鑰匙的小車床蹲在眼前,兩邊的鐵絲上,掛滿了各式各樣的鑰匙坯子,銀白的的金黃的還有帶著黑色把兒摩托車鑰匙,材質應該是鐵的銅的合金的,數量多達數百枚。水泥臺子下面,是他的有點逼仄的工作臺,壹只大木工箱子占據了大部分地形,臺面下邊塞滿了各式材料,黑色紅色棕色白色的皮革,廢舊的自行車摩托車的外胎,他的左手邊,是壹架已經用了有些年頭的手搖縫紉機,簡單的線條,褪去黑漆變得明亮的鐵架子,擦拭的幹凈油滑。兩條半米長的小板凳隨意擺在他的身後,他坐在壹把小竹椅子上神情專註地操作著。地上是各類款式的鞋子,皮鞋布鞋運動鞋,男式女式老人的兒童的,黑色白色紅色棕色的,應有盡有。右腳邊,擺著壹塊長約半尺的有點弧度的磨刀石,緊挨著壹只拳頭大的塑料碗,裏面是半碗有點渾濁的水。修鞋子的刀具擺在壹個壹尺見方的鐵皮盒子裏,靜靜躺在壹邊待命。

幹完了手裏的活計,張師傅讓我脫掉鞋子,他拿過壹條抹布,先把鞋子底部擦壹遍,打開小型的研磨機,兩只鞋底仔細打磨壹邊,接著找好要做鞋掌的橡膠片,比劃壹番,用剪刀裁剪尺寸,抹上土黃色有點刺鼻的萬能膠,雙手用力緊壓,過上幾分鐘,再用鋒利的銼刀依照鞋跟的樣子削掉多余的橡膠,放在前面的臺子上看看是否穩當,然後壹句ok,壹切搞定。這個既是力氣活又頗含技術含量的活計,五六分鐘時間,幾乎是壹氣呵成。看著他有條不紊地忙活,我想到的是行行出狀元的俗語,每壹個人都可以把自己的工作做到最好。對於修鞋,張師傅無疑是壹個手藝嫻熟的高手,看他補鞋修鞋,簡直是壹種享受。熟練的動作如行雲流水般,讓人有壹種說不出來的舒暢,幹脆利落,毫無拖泥帶水之嫌。當壹只只破舊不堪的鞋子,在他的手裏變戲法壹樣被修整如新時候,那何嘗不是壹種成就感啊!對於文字心懷敬畏的我,看到張師傅完成每壹件活計之後,翹起的嘴角蕩漾的那壹絲笑意,這和我把壹堆亂字碼成壹篇短文之後的感受應該是壹樣的。那是壹種發自內心的欣慰,壹種不帶任何功利色彩的快樂,當然更是壹種辛苦勞作之後的幸福。

攀談中,我知道了他在這個市場已經修鞋將近二十年了,因為離家遠,中午不回家吃飯,早上匆匆用過簡單的早點,基本上是路邊攤子上的壹碗豆漿兩根油條,或者是壹碗酸辣適口的卷粉米線,如果太過緊張,兩個饅頭包子也可以對付。午餐就在市場解決,忙的時候買來壹份快餐,稍有空閑,就和妻子輪換著去小店裏吃碗米線。只有晚上,將近八點收攤之後,回到家裏,自己才可以好好做壹頓飯,犒勞壹下辛苦了壹天的自己。這麽幹,不是太虧待自己了麽,我不經意的壹句詢問,讓他打開了話匣子。這好多啦,張師傅便忙邊說,最初沒來市場的時候,我是背著修鞋機器,挑著擔子,走村串鄉去修鞋的。那才叫辛苦呢。每到壹個村子,先找壹個人多的地方鋪開攤子,接著就有人們拿來要修補的鞋子,然後忙活,壹年四季東跑西忙不說,風吹日曬,雨淋雪打也算家常便飯,哪裏有現在這麽好的條件啊!還有這麽辛苦過?是啊,那時候比現在辛苦多了。擡起頭來的他,若有所思的望著前方,似乎沈浸在對往昔的回憶裏。也是,每壹天重復著單調簡單的事情,其中的辛苦我雖然有感同身受的體味,但是其中更加艱辛的滋味只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才會感受到。

知道我是教師,他的妻子,壹個身材瘦小,精幹麻利的女人,順便也就聊起他們了正在上初三的女兒。說是孩子數學不好,喜歡畫畫,在學校多次獲獎,還參加過紅塔區甚至玉溪市的壹些比賽,拿過不錯的獎項。問我從這方面發展有沒有前途,我也簡單說了我的看法,現在最重要的是文化課的學習,中考在即,不能和其他學生拉開太大差距,喜歡繪畫應該鼓勵,接受壹些正規的訓練,這樣應該會有不錯的前景,興趣是最好的老師嘛。而這些有點冠冕堂皇的解釋,讓他們竟然連連道謝,甚至還不收我的錢了,看他們那麽認真幹活辛苦工作,我怎麽會忍心。最後也知道,他們有壹個在四川大學上大二學習自動化的男孩,我心底裏的敬意油然而生,第壹次,對壹個陌生人伸出大拇指表示祝賀。

平凡瑣碎甚至有點卑微的職業,單調重復壹成不變的工作,張師傅和他的妻子幹了二十多年,平凡的工作,卻給人們留下了極好的口碑——做工細致,熱情待人,童叟無欺,價格公道。這些詞語很簡單,能贏得人們這樣的評價很難,當然其中的辛苦疲累酸甜苦辣卻是壹言難盡,點點滴滴的細節也只有經歷過的他們才可體驗品味。他們把這個手藝活做得那麽投入那麽出色,維持這壹個家庭的生活,還要供著兩個讀書的孩子,這是多麽不易。然而,即便如此,他們的每壹天過的雖然辛苦,但是也是快樂幸福的,我幾乎沒有聽到他們嘴裏的任何抱怨甚至壹點點牢騷。兩個有出息的孩子固然是他們快樂工作的源泉,也是他們未來的希望,而對於自己職業的專註也是不可忽視的原因。

偶爾,他們會為即將拆遷的市場感到茫然甚或憂傷,隨即就會壹掃而光——車到山前必有路,想那麽多幹嘛,自言自語的張師傅低下頭,又繼續忙活起來。

夢如蟬衣,情若琉璃

淺夏如風,清爽的空氣中流動著壹種微醺的溫情。五月,謝了桃李,瘦了櫻絮,眼前是壹片片的青草綠,壹串串的槐花白。五月,薄如蟬衣,寂靜安逸,清澈的天空如壹湖碧水。在季節的流韻裏,采壹朵詩意芬芳,擁壹份寧靜入懷,在壹朵朵純白中,綻開柔柔的牽念,將壹簾風輕,書寫成雲的姿勢,在壹簾清夢中,琉璃人生。


倚在夏的清涼臂彎裏,壹直都想擁有壹段靜美的時光,看花園裏的喇叭花兒瘋長,逐漸漫過墻角開遍了五月,看時光的縫隙裏,又殘留了多少失落和惆悵,看風吹花落,緩緩的旋起心中的夢。 許是薄涼的女子,不喜喧囂,閑暇的日子裏,喜歡安靜的呆在自己的小院裏,獨倚窗前,擁壹懷靜好,品壹杯淡淡的清茗,在有妳無妳的日子裏,循著妳的墨香,用文字編織著心中淡淡的思念和感動。


壹路行走,總會有太多無法喻知的風雨,無法抵擋的滄桑。終是凡夫俗子,不能像佛祖壹般“心如明鏡,不染塵埃”。終究離不開塵世的煙火氣息,無法逃離紅塵牽絆,但我亦希望,可以沾染佛前壹朵白蓮的素潔。於喧囂中剪壹段清寧時光,做壹個淡然淺笑、安靜向暖的女子,於三千弱水中,守著壹個靈魂相依的人,彼此溫暖,不問情深緣淺。

風塵彌漫的路途,突然多了壹種默默的期待,壹種靜靜的守望,很多話,已在不言而喻的默契裏,即便緘默,憑著感應,妳應該知道,那份已然收藏的美好伴著絲絲無奈的憂傷,在壹種叫做倍感珍惜的情愫裏生根。那是放不下的矜持麽,不過是想要壹個真實的妳而已,卻為何心生生的疼著,是我把妳裝的太深還是想的太多?不想讓任性碰碎心念的期許,不奢望三千紅塵,可以相伴永遠,只是妳壹語細碎的呢喃,已隨風穿過我的心,留下溫潤的痕跡。


依著昨日的辰光,握壹把歲月的滄桑,品壹杯愛的純釀,於時光深處,讓眉間的淺笑,伴壹場梨花似雪的素靜,去靜靜聆聽隔山隔水的呼喚。用默默的靈犀解讀深念的文字,伴著壹輪又壹輪清淺時光,用真情抒寫愛的美麗。那是扉頁上飄起的墨香,在溫情相依的時光裏溫馨恒久。如若,能夠相望於萬水千山,如水的目光,是否還會為彼此蕩漾出清粼粼的浪花?


所有的糾結與茫然在淺夏的清涼中漸次寧靜,內心縈繞的只有相遇的溫暖。不想去糾集有多少眷戀埋藏在心底,亦不去想有那麽壹天妳會離我而去,只願珍藏著這壹路相惜的美好與懂得,淺喜,深藏,回眸處,是壹場花開的嫣然。


生命中,總有不舍的壹頁,那麽深,又那麽暖,我把寒涼輕盈在過往的雲煙裏,把牽念溫暖在掌心的紋路裏,以如蓮的婉約,守著有妳的時光,安然著幸福。流年,是壹首無字的歌,壹直在心中生生不息的,除了愛,還有希望。


光陰,已然薄涼了往事,壹直以來,我都用心對待著身邊的每壹個人,或許今生註定是壹個缺少被人疼愛的女子,所以,害怕寒涼,害怕不聽話的眼睛會在壹不留神間被冰涼的液體沁濕;更多的時候,我習慣於沈默或者遠望,任壹種叫做寂落的情緒劃過我的心湖,就像有妳同在的時辰。暖,宛若陽光穿越指縫的感覺,柔軟到無法捉住,只能在壹雯眼簾裏嗅聞著,想象著,迷醉著... ...


張愛玲說:“我壹直在尋找那種感覺,那種在寒冷的日子裏,牽起壹雙溫暖的手,踏實地向前走的感覺”。遇見妳,是我溫暖的相依。所有的思緒,松懈在暮雲的流光照影裏,醉於相知暖了話語,幾分純真幾許癡迷。心裏懂得,有壹種愛是看不見的容顏,卻深深在腦海裏;觸不到的愛意,卻濃情在兩心裏。


等待,在月色如水的夜晚,把自己等成了佛座前的壹朵紅蓮,開在妳必經的路上,那靜靜的等待和溫暖,我永遠在這裏。以妳想念的姿勢,不遠,也不近。記得,妳曾說過,妳會守著荷,妳要讓荷快樂。相信,生命裏,有壹種陪伴,無需海誓山盟,卻也可以相伴永遠;有壹種懂得,即使不言不語,卻總會暖到落淚... ...


悟禪,給心靈以愛的空間。壹切的美,都因愛而生,因愛而長久。愛,是心靈間的壹種感應。無需牽強,無需躲閃,壹切盡在心與心的牽動;愛,是思念中的壹種呼喚。隱於無形,訴於有聲,壹切盡在魂與魂的交融。將愛的思緒與情節調和,便會在每個晨鐘暮鼓裏,看到日升日落渲染大地萬物的驚鴻壹瞥。


在月光清影裏,壹朵心蓮仍舊燦若琉璃?壹念滅,壹念起,依然如指間這朵青花般的細膩?若我滿身花雨歸來,與妳對坐在壹柱禪香的煙火裏,可不可以,為我泡壹壺流年舊憶,即便沈迷,也依然能隱忍著將熱淚藏匿。夢如蟬衣,情若琉璃。只是不知,當有朝壹日,妳將歲月風骨入畫,又該如何雲淡風輕的落筆?


喜歡那種淡到極致的美,款步有聲,舒緩有序,就如這五月的天氣,不急不躁,不溫不火。總是抱怨著妳的不冷不熱,卻也感受著妳給的溫暖快樂。妳說,淡然相處,細水長流的緣分才能長久。淡是清雅的人生,是人生壹道最美的風景。

於微雨紅塵處,觀壹朵蓮的超凡脫俗,賞壹抹山水的靈氣,讓風兒吹去滿心的疲憊,讓雲兒拂去眉間的煩惱,將人生寄情山水,將溫暖壹路珍藏,在清婉的旋律中,純情寂靜的靈魂。在溫暖的文字中不斷充實自己,任時光之筆,在歲月的紙箋上寫下美麗。

七月的腳步在悄悄地來到我們的身邊


日子一如既往地平靜而有序。只是越來越覺得自己變得寡言少語。偶爾上線,遇到熟悉的朋友,寒暄之後會覺得無語。不過,較之於以往,對自己和外界的感受,卻逐漸變得細膩而清晰,心中反而多了一份沉靜和欣喜。

或許人生到了一定階段,對自己的割雙眼皮定位也漸漸明晰,往後的日子也漸漸清晰。能夠熟練的運用人生的加減法,對外界的要求一點點降低,對內心的要求卻一點點增加。在這個過程中,會慢慢修正自己的行為,開始享受一粥一飯的細微生活,感受自然雨露的清新美好。

除了灼人的陽光,夏天其實是我喜歡的季節。不僅僅因為這是工作較為輕鬆的一段日子,還因為那觸目可及深淺不一的綠色,隨風搖曳滿池生香的蓮荷;還有黃昏落日西沉的瑰麗,夜晚星光漫天的璀璨。這些都可以為平淡的日子增添顏色。

這個七月,彈起了遺忘已久的琴弦,撚起了塵封的繡花針。越是酷熱煩躁的天氣,越需要專注於一件事情安撫自己。那從指尖流瀉而出的旋律,那逐漸成形的十字繡,就像汩汩流淌的泉水,無聲無息溫柔地漫過心底。有些日子,也會用舒服的姿勢躺在笨重的沙發裏,隨便拿一本書,在別人的故事裏,憂傷著自己的憂傷,歡喜著自己的歡喜,消磨著清淡的時光。喜歡這樣,穿行在屬於自己的時光裏,有傷感、有寂寞,更多的卻還是歡喜。

不知道在別人的世界裏,是否有一條與自己內心相連的華洋坊通道。通過這裏,可以發現一個全新的自己。我想自己應該是有的,這條通道,不同的時期、不同的地點,都會發生改變,但結果都是讓你與另一個自己相遇。

這個夏天,家裏的陽臺就發揮了這樣的作用。我總是喜歡流連於此,享受並珍藏那一個個美妙的瞬間。

陽臺很大,圍欄旁邊砌了一米左右的綠化帶,裏面填滿了從田野挖來的泥土,老爸在這裏種了葡萄、桔子、石榴等水果。東邊的水池邊,還修了一個巨大的水泥葡萄架。只可惜葡萄長勢欠佳,在我的印象裏,葡萄藤似乎從來沒有爬上去。倒是一棵西葫蘆,頑強地把根須伸上了葡萄架頂,下麵還懸掛著一只只的小葫蘆。看著倒也是鬱鬱蔥蔥,一片綠意。果樹中間,老爸不放過任何空隙,各種花草隨意生長,和平共處。其間也夾雜老媽摘種的紫紅的筧菜、嫩綠的小蔥和紅綠相間的小番茄。

夏天的陽臺,可以說是生機盎然,各種果實掛滿枝頭,各種蔬菜長勢可人。只是經過一天的烈日烘烤,它們都耷拉著腦袋失去了生氣。這時就需要我幫助它們恢復元氣將軍澳通渠。每天下班回家,吃完飯,我就急不可待地往陽臺跑。把水管接上水龍頭,汩汩的清水就噴濺而出,按著順序,我給它們澆水。看著水一點點滲入泥土,耷拉的葉片也一點點舒展,我的心裏就有無限的歡喜。

陽臺大概有十多米長,管子卻只有四五米,所以西邊的植物需要我用水盆接了水再澆。即使是如此枯燥的動作,我也似孩子般樂此不疲。直至把泥土澆透,它們的身影在黃昏的餘暉下恢復了生機。我就用水龍頭對著自己的腳,開始享受那一刻的清涼適意。當水從赤裸的皮膚緩緩流下,一天的燥熱和煩亂也消失無影。此刻,自己似乎只是一個快樂的孩子。

倚著欄杆,東邊已出現了月亮淡淡的影子。清風徐徐掠過臉龐,帶來一絲清涼。閉著眼睛問自己:喜歡這樣的生活嗎?喜歡這樣的自己嗎?然後微笑不語,想起一句:身心自在是平安!現實總是讓人疲憊而迷惑,內心卻有著更廣闊的世界。所以,這個夏天,這個陽臺,讓我明白:其實在一些苦惱的間隙中,也有著某種與幸福相似的東西,只看你抓住及不及時。

小巷深香

【一】

小巷不寬,特別幽長,長到我的記憶裏都裝不下它的芬香,小巷像一條迂回曲折的畫廊,把整個礦區繪成了一方城堡。從家裏出門,途經學校、醫院、公交站、電影院、鹽廠、公園、菜市場、槐樹林,再到家,完完整整地形成一個可縱橫四合的康泰旅行團圓形世界。

電影院的樓上常年垂著優雅的長春藤,空氣裏兀自結著槐花的香。遠處黛山靜水,近處雲蒸霞蔚。我最愛吃的砂子饃,就處在電影院門前的這段小巷之中,因為它獨特的香味,讓我對這截巷子的周邊環境產生無限的神往與好奇。據母親說我吃這玩意兒從二歲開始,一吃就上了癮。

那時做砂子饃的是一對四十歲左右的夫婦,風味數年不改,難能可貴的是這對夫婦取材嚴格,配料幾近完美無缺。所選麵粉新鮮,老面發酵;所用的鵝卵石皆一寸左右,大小一致,石頭光潔晶瑩,柔滑無比;精挑細選的板油,亦來源於吃玉米、米糠長大的土豬。

好吃的東西,大凡製作過程都非常考究且繁雜康泰旅行團。比如這沙子饃:首先發酵的麵團和上食鹽,揉到光潔柔軟,然後取一小團揉開抹上一層麻油,收攏加以揉勻,再揉開另抹一層麻油繼續揉捏,如此反復六次,合六為一再放上花椒粉、胡椒、小茴香、板油、五花肉沫、小蔥花通力擺平揉勻,借擀麵杖之威,碾平擀到服貼、待命。

這一邊鵝卵石務必要洗得一塵不染,取玲瓏剔透的石頭入鐵鍋,時不時加入香油用長把鐵鏟翻炒到發燙,當鍋紅石頭冒煙時,挖出一半的石頭備用,然後把待命的面餅置於燒熱的石頭上,上面再覆上挖出的石頭,利用石子之間的溫度焐焙,四五分鐘後,色至半黃,起鍋。一個凸凹有致的“美女”即出鍋面世,寬一尺見方,厚二分有餘,色香味俱全,紋花錯落有致,類似石榴內皮,無與倫比的圖案炫亮眼眸,盈盈一握,狠咬一口,外酥內軟,柔嫩豐溢,入口即化,爽口至極,馥鬱的蔥油香通肺入肝,七竅生津。若再配上一杯純濃豆漿,左手執餅,右手舉杯,宛若腳踏浮雲,氣吐萬象,雙手志得天下,世間美味何需再聞?!

此活需細心人做,每熟一餅,石頭都得淘洗乾淨,這樣出鍋的面餅,才如出水芙蓉,清清爽爽,嬌俏嫵媚,人見人愛。

我向來喜歡這砂子饃,尤其愛看倆夫婦的絕妙配合,夫揉餅,婦掌鏟,堪稱“武林高手”。自古武林門派講究“手中無劍勝有劍”。這面餅,在他們手中若有實無,揉捏搓打,姿態玄妙,時不時似萬箭齊發,“嗖”地一下不見蹤影;時不時如琴簫和鳴,讓人魂不守舍;時不時如“八百里分麾下灸,五十弦翻塞外聲。”壯如沙場秋點兵。

夫婦倆為人相當隨和,灑脫率真,穿著簡潔樸素。那時餅爐的旁邊設有一四方木桌,桌的下方是嫺靜、瘦削、纖長的木凳康泰旅行團,桌上有免費提供的大瓷壺熱茶,供過往路人隨意在此吃餅稍歇。這一細心的安排,為他們招來了不少的客人,加上餅美味純、享譽四方,所以買餅人是絡繹不絕,長長的隊伍如黑雲壓境。

生意好的時候,他們連喝水、吃飯的空閒也沒有。大多時候忙到下午三點才收攤。餓著的時候,我都沒見他們啃過砂子饃,可是逢著沒錢特想吃的小孩,她們會很慷慨送上一個。遇上欠缺一毛、二毛的客人一概不與計較,也不提醒他們下次記得一定要還。生意忙不過來時,他們讓客人自己隨便給錢、找錢,自己動手拿沙子饃,也不一個個驗收。對礦區的人是特別相信,如同家人。

小時的我們常在他們的爐邊玩耍,不過是為了多混幾口餅吃。一日玩到興酣,皮球不講情面“啪”地一下,打中老太太腦門,一轉折再跌入鍋中,鍋邊砂子急急逃躥,夥伴們嚇得面灰狂逃,老太太用手來回摩挲腦袋,不見冒皰,爽朗大笑,非斷沒發脾氣,還讓老爺爺把我們喊回並一一分餅來壓孩子們的驚。自此我們的玩皮大有改觀,不再對他們有任何不敬之舉了。

當時老夫婦的砂子饃,遠比電影院放的電影出名。那鍋爐、方桌,已成為電影院前的一大品牌與標誌;那香味與小巷,同時成為我們那一代人無法泯滅的記憶。

在我上初一時,全家遷到市內,從此與老夫婦的砂子饃相望不相親。

......

紅塵滾滾,一晃十多年過去,年邁的老爺爺高血壓突發仙逝,老太太的兒女讓她放棄這項苦差,回市內安享晚年。可是休息一年後,老太太重操舊業,繼續升爐做饃。

常年吃慣她饃的人當然捨不得她離開,但是為了她的健康,有的人勸說:人生短暫,好好享享清福,不要再幹活了,人老了身子骨也吃不消,況且還有一雙能幹的兒女贍養,還這麼拼命為啥?

後來因求學、工作,我一步步離小巷越來越遠,母親來電告訴我家中一些事時,還會說起老奶奶的近況。

我問:“老奶奶為何捨不得放下手中的活計?”母親說:“老太太捨不得這舊巷舊氣,捨不得她在我們家院子後面開採的菜園,捨不得她門前的那棵梔子花,還有那一片槐樹林……”我笑著對母親說:“莫非她還捨不得我們那時的小調皮,還有我們往她爐中加木棍加瓦片的種種‘出色’表現……”

母親前不久還告訴我一驚人的消息:在老太太的攤前,來了一對開賓士的小青年,專程回來吃她的砂子饃,甩手給她二百元求她收下,可她像拉鋸似的,偏不收那麼多。

母親還說老太太養了一只狗叫小黑,那狗通人性,與老太太常在一起招待、送別客人,幫老太太撿炭,還一起回家。母親也想養一只狗,說想回小巷養康泰領隊

我心中湧起一陣酸楚,裝模作樣跟母親說:“您是不是跟老太太一樣,捨不得小巷、槐花、舊院……還有砂子饃?”

母親一陣沉默,或許電話的那頭接下去的是一泡泡斷線的珠淚。

我知道母親不缺衣缺食,她所嚮往的也不是寬敞的住宅與優越的環境。由於我常年不在家,市內那個舒適的家卻讓她根本沒有家的感覺,還真是不如狹窄小巷裏我們曾經那個寒敝的家。為了我,母親放我遠行,而她所追尋的不過是近旁一份實在的溫熱。

其實於我的內心,我和母親一樣懷念那深深幽幽的小巷,懷念那翻炒的砂子饃的幽香......

【二】

對於某種食物的懷念,其實是對一段光陰的懷戀與不舍;無法倒流的日子,盛裝的永遠是一杯風華絕代的相思病,借裹腹之美味,得以還原那些馬不停蹄、一掠而逝的青春年少。

許多年過去,一提起往事,才知我爺爺內心的馨香,是年幼時所吃的“玉米糠餅”,這餅從童年到老年,一直悄悄跟著他生長了近半個世紀。

他說那時樹上的葉子,地下的野草全被餓飯的人民搶光了,到處是餓得發紅的雙眼,一個個因饑餓倒下的苦命更是不計其數。他最好的一位夥伴的父親為了顧及四個兒女,而捨不得吃下一點食物活生生被餓死,還有一位與他年齡相仿的姑娘為了省下食物給自己的兄弟姐妹,自己天天只吃河面上的水葡萄,結果全身浮腫潰爛而死。說起此事,爺爺的眼裏全是掩飾不住的眼淚,嘩嘩而下。眼角波瀾起伏的淚水迅速風乾,殘留的是幾絲看不見的鄉痕......

而就是這可口的“玉米糠餅”,在當時挽救了許多人的生命。所謂的“玉米糠餅”,不過是以幾粒玉米作個幌子。湊個熱鬧,主角是現在連豬也肯吃的穀殼。蛻下來的穀殼,幾經加工,細如麵粉,黃燦如金。依稀仿佛看見我當年的姥姥圍著小藍花的圍裙,站在高高的灶台邊,拿著銅油壺倒了又倒,照著壺底拍了又拍,使出渾身解數滴了兩滴身份不明的油,然後用幹抹布沿鍋全方位擦拭潤透,了卻一樁鍋中有油的視覺享受,再放上非圓非方的糠餅,以文火慢炕,隨著鍋中“刺啦、刺啦”的聲響,飄香十裏的餅香,至此一發不可收拾蹦脫出鍋。

爺爺急不可待地捧起一個個比巴掌還小的餅,心中喜悅沸騰,涕淚縱橫,巴不得一口拿下,卻又捨不得。那幸福的神情,如春和景明的四月天。他笑嘻嘻看著姥姥,說不出的感激和興奮,像得了絕世珍寶;他先是旁觀細賞,放在手心轉個不停,覺得好日子全在掌心,唾手可得。這一觀千年,心中幸福如瀑,一泄千裏。直賞到餅熱盡失,才將小口火速貼准餅的一角,輕輕咬下指尖大小一塊,粗枯幹滯滑過喉間,卻亦如溫玉凝脂,結集而過。一口口,只吃得唇頰緋紅;一縷縷,餘香繞梁十日不絕......

就是這一單純的“糠味”,足足滋養了爺爺的一生,成為他得以炫耀的“可口資本”。那一日,我心血來潮,吵嚷著要吃這玉米糠餅。爺爺一下傻眼說:“吃不得,吃不得!再說你這嫩嘴說不定會吃出泡泡來,只是這糠如今哪里弄得到……”

我的父親那日馬上接上話茬,說他幼時吃的豬油餅比起玉米糠餅那簡直是天上人間,一個在天,一個在地。

十歲那年,是父親最璀璨的華年,因為這一年他第一次吃上了人間第一美味——香噴噴的豬油餅。那日上午,父親代表學校參加全市同年級的數字、語文競賽。送他去趕考的路上,班主任教師為了鼓勵父親拿下第一名,掏血本在菜市場給他買了兩個餅,沒想到這氤氳的香味,便定格成為了永恆。

要知道,父親幼時為了抵抗豬油餅的誘惑和煎熬,每次都儘量繞道而行,不敢直面菜市場。怕那些嫋娜的香氣沖犯了耳目,讓自己“厚顏無恥”向爺爺奶奶索要。

老師讓父親趁熱吃,父親覺得一個人獨吃難為情,吃了幾口,便縮手放回了書包。走時老師一再叮囑冷了就不好吃。父親說不餓,餓了吃會更香。進考場時,父親想著考完後得把剩下的餅留給他的姐弟、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嘗嘗,一定會美死他們,心中不由得暢快異常,考試起來也格外用心。

一餅在手,父親當時欣喜若狂的驚喜,絕不亞於奧運會的金牌得主,激動與興奮難以言表。恐怕這濃濃的香味已然融進父親身上的每寸肌膚,與生命的根系密切相連、終生相依了。

想一想,他們吃進的其實是那個年代的苦難,作為一個無法再次體味當時滋味的見證人,我想他們內心的悲涼遠比那香味更讓他們心痛如絞;不知有多少年,那滾滾的濃香,一直川流不息地停留在他們的嘴畔和心間;誰也不知這特殊的鄉味依如當初,循環往復影響著他們的後一代對幸福來之不易的懷念與感恩,還能持續多久?

一代代的年輕人為了讓理想更高更遠,拖著自己的影子與夢想遠赴它鄉,即使是再強大的高鐵終載不動、載不走、越不過那一些由沙子饃或水晶包、熱幹面等等構建的淺淺海岸,這解不開、化不開的濃香味,豈能隨一顆漂泊的心而隨處安放?

爺爺那個時代樹根都被吃光了,是故割喉的玉米糠餅也能吃得如蜜汁般甜;父親所處的年代是計劃經濟,什麼糧、油、票大多要計畫供應,物質匱乏,所以夾一點豬油、蔥花的餅都能吃得沉醉;而我所處的年代是市場經濟,物質豐盈,應有盡有,怎能不特別珍視從唐代就有的砂子饃?而泊來品——麥當勞、肯德基怎能與有千年曆史的傳世佳品抗衡?

......

礦區在九十年代末期,已被輪流坐莊的礦長拿著一紙重建令而改得面目全非,舊巷一個筋斗雲,變成了寬寬的馬路;電影院搖身一變,成了如今氣宇軒昂的修配廠。而那些遠去的香味,卻能沿著記憶的高山流水原路回返,縱物是人非,紛擾過眼,曾經為之歡笑、拼搏、奮鬥、悲傷的原址已難覓其蹤,所幸被現代繁華遮掩的舊巷與香味,卻能通過強大無比的記憶底片得以保留與重現。

小巷已改,舊事已去,而那份幽香,卻能從時間的岩口靜靜地一如縷縷春風撲面而來……

處於異鄉的我,於江靜潮落之晨,立於風裏,舉目望鄉,似聞到小巷的沉香,這亙古不變的濃濃香味,怎不讓我熱淚盈眶?

真正的香味,永遠活在心中,就算年覆月蓋,它一去不復返的民風淳情宛在人世,如一曲曲折子戲不斷上演......

カレンダー

12 2020/01 0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