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山水,難解的眷念


近日看胡蘭成的《今生今世》,看得極其的緩慢,每日只讀一二節,倒不是因為樸實平淡乏味,相反有種驚豔的感覺。就像他說,桃花難畫,因要畫得它靜。而那些文字,何嘗不是畫中的桃花,一朵朵的,有紅的白的粉的東京自由行,看似靜,實則那靜裏,是有幾分豔麗的。

知道胡蘭成,是緣於張愛玲。喜歡她,所以才會去瞭解他。或許,這就是所謂的“愛屋及烏。”儘管許多人對他沒有好感,認為他“下作”,但我還是因為愛玲的原因以及“今生今世”這四個字把它從網上購了回來。

在《今生今世》中,胡蘭成對許多的人或事都描寫得非常詳細,並且用了許多方言,也許就是那些方言,讓我與他有了親切之感。一直喜歡讀帶著方言的書,方言,不僅反映了當地的風土人情,也令書中的語言更加生動有趣。尤其用方言述說故鄉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

胡蘭成正是用這樣的方式,講述著胡村的故事,他的故事。

然,許久不曾記起的故鄉,就在那一字一句裏不經意地想起,甚至出現在夢裏。

對於山水,我有著割捨不斷的眷念,我想,是厭倦了繁華,又或是不願受物欲捆縛。山,有著曠世清幽;水,有著深遠寂靜。一直以來,希望去許許多多的敏感皮膚小鎮,但那裏首先是如江南般街巷幽深,如麗江般古樸如畫,道旁河畔,垂柳拂水。可隨著時光的遠去,我早已被紛亂的塵世,給予太多無形的壓力,那些個柔腸百結的願望漸行漸遠。

有時,總覺得自己像一株無根的浮萍,在滾滾紅塵中匆匆奔波,為了生存,為了世俗,才弄得這般身不由已。戴著面具,把自己隱遁起來,過著另外一種放逐的生活,最後,那一點點想要留住的念想與牽掛,都付諸於似水流年。

記得初中的時候讀過常健的一句詩:“曲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只覺這才是我所嚮往的生活。在鬧市之外,擇一偶山青水秀的地方,建一所房屋,材料全是木頭,閑時垂釣,種菜,養花,擁有與清風明月共醉的生活。當然若你要尋來,必然要穿過一條幽長的曲徑。

縱然老家沒有這般的景象———參禪的僧者,晨鐘暮鼓,曲徑通幽,然而有溪山回環,家家良田幾畝,即使田畈不大,卻也迤邐開來,別有一番韻致。

清晨,亦可見陽光從林間悠然灑下,靈動的鳥兒在樹梢清唱;暮色四起時,亦可見綠蔭掩映的院落,嫋嫋的炊煙,緩緩上升,飄過田野,掠過溪水,越過山林,直到消失在天際深處。

其中的一花,一木,一物,一人,一風,一水,同樣有著“曲徑通幽深,禪房花木深。”的禪意與美景。想來,心中無念,皆可體會禪的境界;心中有景,處處皆美景。

“人有靈性,草木亦有;人有血肉,草木則無。”現實生活中,太多的勾心鬥角,爾虞我詐。而我們在疲憊的時候,需要的何嘗不是這樣的一份禪意與美景,任錯落有致的瓦舍,籬笆上盛開的野花,起伏連綿的青山,清澈如玉的溪水,來沉澱自己的Trade resources心靈。

如此,更加地懷念故鄉。在那裏,才能攜一顆雲水之心,於喧囂繁雜的世界,看許多次的溪水流淌,聽許多次的風聲歌唱,賞許多次的花事爛漫,過著靜水流深的生活。
PR

最美不過一縷微笑


微笑就像沙漠中看見綠洲一樣。微笑,就在你我他的身邊,誰也發現不到,不過你我都擁有它。微笑,因為有你,世界應你而變的精彩生活應你變得美好。

微笑是甘露,滋潤人們乾涸的心靈;微笑是陽光,照亮心靈中每一個陰暗的角落;微笑似溫暖的春風,吹醒心靈的每一方土地;微笑是綠茶,蕩滌心靈的每一塊淨水。

微笑是世間最美的表情,像綻放在臉上的嬰兒搖床花朵,像蕩漾在微波裏的小船,它傳遞著人與人之間的真誠與純潔,無聲地散發出恬靜的香氣,感染周圍每一個人。

微笑,一種如花朵般燦爛芬芳的表情。在我看來臉上時常掛著微笑的人,心靈深處一定如春天般和煦溫暖,他們讓自己和身邊的人都沐浴在愉悅的陽光裏。

有人認為最美不過四季,春暖花開、夏日炎炎、秋雨綿綿、漫天飛雪;也有人認為最美不過自然風光,碧藍如洗的天空、廣袤無垠的草原、潺潺的流水聲、芬香撲鼻的花朵;但我認為最美不過一縷微笑。一個簡單笑容就像晨曦裏茉莉花上熠熠閃爍的晨露,總是讓人感到心靈的清新與釋然。

一直以來,我都認為“微笑”是世間最美的表情,最真實的純真。能夠擁有陽光般燦爛微笑的人是最可愛的人,懂得微笑的人是心中有愛的人。一個人在由衷微笑的時候一定不會思考。因為沒有瑕疵,充滿親和力的微笑是水做的--感性、柔和,溢滿陽光的味道。這種笑源自內心,而不是源於大腦。理性的思維在這個時候,只會破壞這種美好。

假使你懂得了微笑,你也就懂得了生活。給生命一個微笑,你也就體會到了活著的意義。快樂的時候要微笑,這樣你會更快樂。悲傷的時候要微笑,這樣你會更自信。總而言之,就是讓生活多一點微笑,多一絲陽光,讓生活變得豐富多彩!

在面臨種種挫折的日子裏、在心情極為憂鬱的日子裏、在不被理解遭受誤解的日子裏--不要抱怨生活給了你太多的磨難,太多的曲折,請給自己一個微笑!微笑是一種魔力。它為我們消逐黑暗夜空,讓我們看到希望還在。早晨起來,對自己微笑,自己帶著一天的好心情出門;夜晚歸來,對自己微笑,祝福自己做個甜甜的美夢。把每一次的失敗都歸結為嘗試,不去自卑;把沒一次的成功都想像成一種幸運,不去自傲。給自己一個微笑,打開心胸,陽光會不請自來。

微笑能使你的營養素委屈從眉梢滑落,微笑能在滴水成冰的日子把煩亂理成順暢。陽光總在風雨後,不管失敗還是痛苦,我們如果能快樂地笑一笑,高歌生活多麼好,藍天白雲多麼美,那我們就會獲得微笑的幸福,甚至能擁有金燦燦的碩果。

生活需要微笑。見了朋友、親戚,報之以微笑,可以振奮人的心靈,增進之間的友誼;接受陌生朋友的幫助,報之以微笑,會使雙方都心情舒暢;給自己一個微笑,生活會更美好。

微笑是溝通的橋樑,微笑滑潤了彼此的關係,消除了彼此的隔閡,掃清了彼此的顧忌,增進了彼此的友誼!給自己一個微笑,打開心胸,陽光和希望一定會不請自來!

微笑可以讓你充滿愛心,充滿活力,微笑使你心情愉悅,微笑地漫步行走,腳步輕鬆,心情會與往曰不同;微笑使人充滿溫罄,我喜歡把微笑和溫暖聯繫起來,接受微笑就是接受了他人傳遞的溫暖,而給人微笑意味著贈於他人溫暖;微笑可以讓你戰勝自己,微笑讓你激情飛揚,微笑可以讓你充滿自信,微笑地讚美他人,你會讓對方充滿自信。

真誠的發自內心的微笑是世界上最美最美的語言。它是自信,它是信賴,它給人們帶來幸福和力量;微笑是陽光,微笑是橋樑,微笑把親切溫暖和熱情傳遞給全世界的每個角落,微笑讓世界充滿和諧。

微微笑一下本身並不難,是人都會做的表情,關鍵是要保持。所謂贈人玫瑰手留餘香,同樣的道理,我們在微笑的同時不光愉悅了自己,還溫暖了別人。那麼,我們還有什麼理由不去這樣做?

讓我們也展開笑顏吧,對家人微笑,是關懷與鼓勵;對愛人微笑,是柔情與甜蜜;對有宿怨的人微笑,是寬容和大度,對同事微笑,是傳遞友情;對上司微笑,是表達尊敬;對下屬微笑,是鼓舞士氣;是理解與感謝。微笑的我們,要用微笑的力量,去關照周圍,去感化周圍,去影響周圍,直到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掛起一片不落的燦爛。

無論一個人的容貌是姣好抑或是普通,只有心中有愛,只要懂得用微笑傳達愛,每個人都可以是一朵澄淨的花。微笑之處,花朵綻放,刹那芬芳。

一個懂得微笑的人一定是懂得愛的旅遊業香港人;一個擁有溫暖、恬靜微笑的人,一定是同時擁有美好心靈的人。愛,讓微笑更美;微笑,使愛更真實、甜蜜。

微笑是一種氣質,氣質得益於修養。笑也可以分為多種:溫情的笑、苦澀的笑、開懷的笑、無私無怨的笑……你可以笑世界上的冷漠無情,也可以笑自己的愚昧無知……你也許會有所感悟,這些都蘊藏在這真誠的微笑之中。

我們微笑面對世界,我們微笑面對生活,我們微笑面對工作,我們微笑面對朋友,我們微笑面對自己。因為微笑就會快樂,微笑就是希望,微笑就是甜蜜,微笑就意味著幸福。

面帶微笑,我們用陽光的心緒伴春天翩翩起舞。我們在微笑中歌唱陽光明媚,歌唱生活的美好,讓歌聲感染身邊的每一位聽眾,一展人生的絢麗。我們在微笑中將陽光接力,讓自己的快樂來一場友情傳遞,釋放塵世的要旨!活著就要讓微笑綻放絢麗的光彩……

一種最好的生活狀態


太多的時候,在歲月的皺褶裏行走,人只是小心翼翼。不知道自己行走了多少路程,生活裏一些厚重的驚喜、一些虛偽的自信都讓人無所適從。行走,心裏在患難,外面是晴天。

逆風而行,背後仿佛定位了一架孤獨的組合屋攝像機,生命裏所有的浮光掠影和苟延殘喘在鏡頭下拉長——風霜的心願,貪婪的謀略,儒雅的風骨,道貌的偽善統統聚焦於此,像在展現千年的盛宴。

我忽然感覺悠走在他們中間,靈魂深處那些沉寂已久的悲愴的情緒,從頭至腳被喚醒,回繞著全身…

繼續著,看著,聽著,走著…很安靜的世界開始吝嗇地回應我身體的每一個細胞,微微有些發抖…

我在意最真實的自己,在真實的光陰裏,行最恰當的本分。只希望能尋得一份與心靈契合的自在安靜,在這份堅守中,讓心不要揚起塵土。

我想用最好的彈奏品質去面對一架音質最好的鋼琴,漸漸明白,一種繁華背後必定要承載著另一種悲傷。

人總是在明白什麼的時候,就離那事物越來越遠,不是自己想遠,是一種無奈,那無奈有時就燒炙的你輾轉反側著實難安。

柔順與叛逆同時滲透我的骨髓,沉靜的表面遮蔽著內心的掙扎,在妥協和堅守中矛盾;在示弱與堅強中煎熬;在隱忍與暴發中糾結;面對虛偽的針灸熱情,傷痛在心裏打著旋。冷若堅冰的現實時刻涼薄著柔弱的心房,麻木似乎多了一些。

不知何時起開始厭惡與謀些人交談,即使被人道不是,也懶得去辯解,感覺那些都是多餘的動作。漸漸去習慣這種生活方式,知道了有些事,是無法改變的。知道了有些人,是無法知行合一的。即使你萬般努力,也如同永遠無法阻止手上的流沙一樣,只能任它悄然飛逝。

生活給予的擔子很多時候必須自己去挑起。不是不想選擇,而是已經沒有了選擇的餘地,不管你喜歡與否,不管你的憎惡也罷,也不管你有沒有準備好去如何應對,一些事物就如此一股腦的推攘給你。

沒有精力去消受善變帶給人的憤懣。不管有多麼柔軟的內心,人和砼的對峙始終都蘊含著繁華和寂寞的落差。在高大的建築下麵行走,仰望所帶來的假像和夢想一樣。

儘管我知道,生活不是一處幽谷,生活也不是一遍森林,如何將自己的心靈與性情鐫刻在屬於自己的烙印,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行走,多少年後,歲月會籠罩一個高度,無論是光榮或後退,我都不想讓時間的價值小於歲月的債務。

或者,便在歲月的呼吸裏醒著,確認自己在歲月裏的呼吸裏醒著,則是一種最好的生活狀態。

行走,只是為了讓一顆在歲月裏的心,樸素相見,簡單如夏花。

候鳥人生,無處安息


很久了,她一直奔波在人潮湧動的街頭或者停留在空曠無一物的出租屋,她的生命住在兩個極端,喧囂與安靜的極致,她也習慣了這樣的向日葵纖體美容投訴生活,有超強的神經,在喧囂的人流中尋找自己的客戶,在安靜的極致中尋找自己。這些她都收放自如。

這個城市人很多,但是她的朋友少的可憐。她和一個男人每週約會一次,一起吃飯、看電視。做愛,而後各自安睡在自己的床上,男人從不在她的床上過夜,而她也不知道男人的家在那裏,她亦不問。她覺得這些事沒有意義的。她是奔波在這個城市的打工者,男人是這個城市千萬小老闆中的一個,有點資產,有個家,只是這些和她無關,自始至終她都不會過問和財產有關的東西。

她打算換工作了,她實在不喜歡每天在人流中拉客戶,這樣她常覺得找不到自己,她只適合一個人在空曠處和文字相處。所以她投簡歷去雜誌編輯部。

她的新工作的地方據說離男人近很多,這不是她所願意的,她更願意在這個城市的邊緣低廉生活著,她亦不是想和男人靠的太近,她覺得他們應該彼此保持必須的神秘感,正如她從不過問男人不曾告訴她的一切。她只是習慣性的處在灰色的某個角落,隱去一半真實,披上一層虛幻,這是每個成年人的外套。

她很少告訴男人自己的真實內在,她儘量在任何人面前微笑,無論身處何樣的環境,她早已覺悟,她的微笑不僅僅屬於自己,而她的淚卻只屬於自己。她亦在男人面前微笑,如同面對一個客戶一樣,她和他並不需要努力的把自己交付對方,他們需要的只是不緊不慢的互相滲透,互相隱去真實的一部分。

男人懷著對每個人的警惕和她約會,他會清晰的告訴她彼此的飲料杯,他會清楚的告訴她這是誰的刷牙缸,每一句話都在提醒她我們是兩個互相陌生的向日葵纖體美容投訴獨立個體。她平靜接受。她很少和男人討論深刻的問題,只是各自安睡,彼此孤立。

她說,每個人要想抵達彼岸,必定要經歷此岸的磨難,經歷漫長的黑暗與摸索,以便超脫自己的靈魂,所以她保持長久的沉默,而後在心裏長久的獨自尋找出路,尋找靈魂的出口。她因此有極致的冷靜與素淡,出上班之外,很少化妝,很少用容顏取悅男人,這也不是她所長,她只取悅自己。

她很少在男人面前提及自己的女性朋友,她覺得女性之間的話題缺少太多理性的思考,感性的評判太多,而她自始至終都追求用嚴格的思考來控制自己的言行舉止,所以她不會告訴男人她和女性朋友之間的任何話題。一如她從不告訴男人內心所有脆弱和敏感的時候,這些對她來說似乎有點可恥。

她會告訴普通朋友她的困惑,只是從不告訴男人,她從來沒有覺得男人可以許他一世的溫存,在每一個狂風暴雨的夜晚,她輾轉在床上,翻來覆去久久無法入睡,一個人光著腳丫子在電腦前敲打一段一段的文字,第二天清晨,眼光燦爛,化妝、微笑去上班,夜晚的孤單沒有人看見。

她很少挑剔男人的不好,只是簡單的保持沉默,偶爾覺得有點委屈,也隨口說說就忘記了,她只是一味的認為她沒有需索的權利。她也就習慣了男人的批評、習慣了男人的離去,習慣了男人滔滔不絕的訴說,她不是沒有傾訴的欲望,只是覺得有些傾訴是留給自己的。

她後來去雜誌社工作了,頻繁的往返於內地和港澳之間,在不同的城市停留,用相機留下不同城市的人、風景、市井百態,那些在陽光下賣力吆喝的向日葵纖體美容投訴小販、挺著肚子叉腰行走的孕婦、奔跑著啃冰激淩的孩子、拖著小狗在街道上優雅行走的時尚女子、穿梭在城市各條線路上的公車,很多很多,都是她留戀的對象,她對任何充滿人間煙火的景色都保持著充沛的熱情。

她和男人還每週一次約會,偶爾去散步,偶爾做愛,她更多的時候只是在辦公室抒寫一段一段人生的旅程,她不要求未來,也不提及婚姻,她亦不需要和某個人用某種法定的條文來約束一段情感,定義一段關係,尤其男女關係。只是她會把男人用隱晦的詞語寫進博文裏,在文字裏和男人進行真誠的交流,這些男人不知道亦不會讓她直到。

同事說她的文字實在太平淡了,有的盡是自言自語的訴說,她笑而不答,她的靈魂真的沒有太多出口,除了拼出一個一個的方塊字。而她每天熟練的在電腦上操作擺弄各種時尚圖片,向那些精英介紹奢侈品牌,也很少在雜誌上貼出自己的文字,她直到面對耀眼的珠寶,她的文字太多平實,可是哪只是她自己的東西。

她又回復了過去的生活狀態,去各地的城市拍攝,去各地的城市行走,在很多的機場等待、飛離、回來,如同候鳥一樣。

有一次,她在自己專欄的最後一句寫到,整個城市,有一種女人,她的前世是候鳥,所以此生她定不會為任何人停留,只行走在路上。

冬日情懷


涼意如薄薄的蟬翼,在長山闊水間流轉,像是突兀的訪客。伸手,握住一掌的孤寒,這輕輕的一掬,感覺就像你當初的冷靜。在這淡淡的微涼裏,想你!想你莫若看菊,菊自嫩黃,它正從宋詞裏抽離,一縷一縷的清香與霧靄揉和,輕輕地盈上衣袖,在雙頰的新加坡旅遊胭脂裏停留。在這空靈的氣象中,仿佛有看不見的舞、飄渺如霧的歌從身邊經過。

冬一寸一寸地走來,就這樣悄悄地試探,始終不肯漫卷,怕驚動了山,怕冷了一川煙草浪。它的腳步如此沉穩,涼意與涼意之間竟有這般自然的銜接。

誰家的院落月涼如水?在這如水的夜裏,剛健的山巒漸次矮了下去,它分明有著清瘦的詠歎。這時侯,清輝與煙靄糾纏,而月高高在上,“冥冥歸去無人管”。正在細品之際,抬頭望見依偎在窗櫺上的月光,月光綺麗中有著不易察覺的詭秘,它分明已了然一些難解的因緣。

相思漸漸消瘦下去,夜合不上心箋。隔著如水般的夜,在紙上措辭,該如何致遠方的你?此刻,我能感受到四周有一種莫名的情義,正一寸一寸地參透著,這正是冬的氛圍啊!它有著嫩寒,嫩寒恰似初生的芽、剛剛冒尖的蘭,嫩寒裏有陽光,有花香,有清輝,嫩寒是冬最美的芳華!

風在遠處佈陣,目不可及的是漫天的蕭瑟,天地是一首略帶悽愴的詩,詩心來自拔劍的壯士。這時,有一種說不清的纏綿隨風繚繞,想必是陽光收容的文儀用品花香,被路過的煙靄迷惑吧?

田野羅列著冬的意象,一樹一樹的枝椏在天空重疊,這是一種強健的寫意,筆尖流淌著希翼,而筆墨來不及勾勒,鳥聲就已經遠去,纖弱的翅膀能不能馱動微涼無數?你說什麼樣的詩能企及這澄明的氣象?

不知何時,霜已交接了窗上的月光。窗上的樹木、玉米、密匝匝的牡丹,都是霜的率性揮灑。你看那枚遺落在樹梢的鳳尾,難道是鳳在九天決戰嗎?

霜意漸濃,樹與天相鄰,霧與霜合掌而歌。不離不棄的霧掛在樹梢,隨風輕揚,如夢如幻,似丹青妙手

著意潑墨。在冬的掌心裏,俊朗的山巒跟著霧一起流動,此時的山恰如中年的漢子,多情而敦厚。

天地是如此的寂靜,我突然覺得霜散發著一種淡淡的青草香,青草香裏有不易覺察的甜意。冬的心思就是這樣的縝密,就連霜也要讓它帶上喜悅出場,並把喜悅分給鳥雀、霧靄、瓦礫和眾生。冬以霜為墨,山巒、溪流、花草、在陽光下、在窗戶上散發著迷人的氣韻。

冬慢慢地、一寸一寸地來,小心地呵護著萬物,將寒意一點一點地放逐。它不會搜索前進,冬講究韻律:秋風、落葉、逐層打開的菊,稍後而至的霜,就是一首別致歡快的抒情詩。

當思念繾倦著化淚,在枕上盛開,窗外的雪兀自來訪。它就這樣不管不顧地來了,不知是思念糾纏著雪花宣洩,還是雪花稀釋著思念,兩者相惜,我無意中成了看客。雪自瀟瀟,人自癡纏,這種簡潔強健的思念自心底流淌,裏面盛開著淚花。

雪自天庭緩緩地開放,盈盈地起舞,無根無芽,自由的是它!雪花情願在百花調零後獨自開放,不爭富貴,不分高潔,遠離香豔,雪花是冬最美的健康管理容顏。目及四方,雪與風在天地間鏖戰,詩在原野上奔跑!思念在詩人的胸膛上激烈地突圍。有雪的日子,不必煮茶酩酒,去靜聽天地吧!會有陽光一對一對地經過。我能感受到它的撫摸,更有來自於冬的友情,一種甜蜜那麼真切地彌散在身邊,經久不息。

以空曠作律,蒼茫作韻,冬是這樣的豪邁!這樣的多情。我的心在冬日裏苦苦地暖著幾個句子,澄清的氣象裏它與雪乘著木蘭舟緩緩離開。是誰把四季折成一把扇子,又被陽光緩緩打開?你款款的語言隨雪花在長空漫舞。在這多情的日子裏,邂逅了一場雪,我看到了冬的友情,和它的深意。

カレンダー

12 2020/01 0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